里充电手机闪了闪,好奇过去一看,呵呵,正好看到撩骚的微信,瞬间就怒炸了。一时脑门充血,冲进去把湿漉漉的人扯了出来按在地上二话不说就开操!
          继父边操边打,把小勇的臀肉都打得微微发肿,疼痛让他的后穴缩得更紧,夹得他粗喘出来,动作就更加粗鲁了。前头缺乏照顾的花穴随着顶弄不断漏出汁液,在地板上流了一滩,活像失禁了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……慢点……啊……操穿了……慢点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体内那根是几乎要顶个对穿的力度,继父完全没有往日的怜惜,动作粗鲁迅猛。小勇不堪承受地哭着求饶,已经无暇顾及臀上的疼痛,只懂扭着腰逃避每下猛入,没扭两下又被继父扯着肩膀拉了回来,肉根趁势进到更深的地方,顶到他白眼一翻,尖叫着射出一波汁液。
          “操死你!让你还去找女人!老子就走了几天,就给我找别人!”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慢点……爸爸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小勇只能哭着求他,像多次情事中那样软绵绵地叫爸爸,果然继父肌肉一绷,肉根顿了一瞬,复又更快更狠地肏进深处。
          “骚货!别以为叫爸爸就行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……爸爸……爸爸不要……要干穿了……呜呜……骚儿子不行了……要被爸爸干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什么下流话都没关系,小勇只希望能平息男人的怒火。这样的继父太恐怖了,即使长高长壮了,他和继父依然有力量上的差距,再加上继父熟知他身体的敏感点,只要一逗弄就能让他软绵喘叫,失去抵抗能力,此时更是被干软了身子,连爬都爬不动,整个人瘫在地板上,撅起屁股任由男人操弄。
          “爸爸……啊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呜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小勇不断地叫着,呜呜咽咽的十分可怜。继父把人拉了起来,跪直了身子抱在身前狠狠上顶,一边伸手捏着被玩大了不少的乳头扯弄。
          “叫得这么可怜?知错了吗?爸爸操得你爽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……知错了……好爽……爸爸好大……操死儿子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“以后还撩骚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 “啊……没有撩……那人是同学……啊……我跟她不熟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 小勇讨好一般向后蹭着身子,扭着腰把小穴送向肉根,继父这才赞许一般放缓了进攻的力度,抚弄胸前的动作也温柔了起来。